熱點 > 財經 > >> 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條揭秘

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條揭秘

2018-09-25 12:13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BD01
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條揭秘 近年來,互聯網和手機應用市場上出現大量棋牌類APP,相關推廣信息在微信朋友圈、QQ群、貼吧論壇等各類網絡平臺都有出現。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看似普

  “這個游戲做了八年多了,資金沒有任何問題。”這名代理人員說,“市場上有很多高仿的小平臺,但一般活不過兩三個月,撈一筆就撤了。這些小平臺的代理推廣了玩家,傭金卻提現不了。”

  在棋牌類APP發展模式中,代理推廣是關鍵。

  最基礎的“引流”方法是通過微信群、微博、貼吧論壇、自媒體賬號等線上平臺群發廣告,在棋牌室、彩票站、網吧、足療洗浴中心等線下棋牌玩家聚集的地方發放小廣告。

  這款棋牌APP的市場客服稱:“代理采取的是零投資、零技術無限代模式。代理越多,會員越多,差額產生就越多,傭金成倍增模式。只要努力推廣,堅持下去,輕松月入百萬。”

  “都是真人玩家,系統強大,游戲豐富,包括斗地主、牛牛、扎金花、百家樂等游戲,陸續還會上線麻將和彩票。”郭雄告訴記者。

  劉德良認為,游戲推廣就是廣告宣傳,“代理返利”的行為是否違法需要根據游戲本身是否涉嫌賭博、具體的推廣方式是否被法律所禁止來判斷,比如需要判斷代理行為是否符合法律上關于傳銷的界定。

  “很多平臺的玩家看上去很多,但實際并不多。一個房間里看起來幾十個人甚至上百人,但很可能只有一個是真人,其余都是機器人。”薛仁說。

  記者通過這款棋牌類APP的代理交流群得知,代理的任務是通過分享個人專屬二維碼鏈接,吸引更多人掃描二維碼并下載游戲APP,發展下線玩家和下線推廣員,形成自己的“人脈團”。只要有玩家充值游戲金幣、參與棋牌游戲,無論輸贏,均算作上級代理的業績。

  據了解,這款棋牌APP于2018年3月3日上線,才運行了6個月,隸屬于一家菲律賓持牌照正規合法博彩集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伙牌玩家告訴記者:“伙牌需要用至少3部手機或一臺電腦,用買來的多個賬號同時跟別人玩,也是賭博。我也是輸了錢才接觸伙牌的,當時把自己的號給了玩伙牌的人,又幫他收了半個多月的號,才學到了伙牌技術。”

  為規避監管,“房卡模式”在棋牌類APP中盛行起來。

  據了解,在“房卡模式”下,代理創建加密的游戲房間,并將房間信息和密碼發到自己的玩家群里。游戲開始前和開始后,代理在玩家群里通過紅包結算的方式收取賭資,玩家進入游戲房間后所使用的是系統分配的積分,而不再是金錢。代理會根據玩家的經濟實力和游戲意愿,設置每一局幾元到幾千元不等的門檻。

  專家支招

  “現實中的賭博是大家聚在一起,因此很容易被別人發現,有的人可以舉報。但是對于游戲當中的賭博,玩家是分散在各個地方在線進行的,對賭注和賭資的監控都比較困難,給監管機關帶來了挑戰。所以必須是親自參與的人揭發或者有人舉報,主管部門才能監管。”劉德良說。

  棋牌類APP監管策略

  郭雄正是被零門檻和高收入吸引,并且堅信,這個棋牌APP是一個靠譜平臺。

  這名代理人員要求記者掃描其發送的二維碼鏈接,下載游戲APP,也就是成為他的“下線”。

  郭雄口中上萬元的周收入就是通過“傭金=業績×返傭額度”公式計算得到的,周業績越高,相應的返傭額度也越高,代理賺取的便是其中的差額傭金。

  郭雄還向記者推薦了幾個棋牌類APP推廣交流群,里面不僅有各式各樣的棋牌游戲代理招聘廣告,還有完善的教學培訓文件和“引流”經驗介紹。

  薛仁曾經是兩個棋牌APP的玩家,在輸掉20多萬元后,他退出了棋牌圈。

  “再比如發布色情廣告推廣棋牌類APP,這種推廣行為本身就是違法的。”劉德良說,未來應當建立一種舉報獎勵機制,鼓勵玩家或社會公眾舉報涉賭的網絡游戲,使監管機構更有針對性地實施監管。 據《法制日報》

  對此,劉德良認為,“判斷某種游戲是否構成賭博,不應被外形所迷惑,關鍵還是在于辨別其獲利的本質,需要綜合考慮賭資的大小、游戲持續的時間和參與的主體三方面的因素”。

  “游戲幣作為網絡游戲中使用服務、購買服務的一種符號,只能在游戲提供商的服務范圍內使用,不能充當貨幣,只能買,不能賣。”劉德良解釋說。

  “收購伙牌的人很可能是平臺的托兒,畢竟是真實的號。”薛仁說,“他們只買輸錢的號,第一次伙牌給你一兩百元,后來就不給錢了。有些人把號找回來后發現有提現記錄,就會抱有僥幸心理再去賭,再去找伙牌技術,然后繼續輸。”

  記者以輸家的身份進入一個名為“棋牌賬號回收”的QQ群后發現,群里不僅有大量高價回收棋牌類APP輸錢號的推廣帖,還有招募伙牌技術學徒的廣告。

  在朋友推薦和介紹下,郭雄成為一款棋牌APP代理。他把代理視作“一份周收入5至10萬元的事業”。

  “有些平臺就是買一個有賭博功能的網游APP,換個名字掛在服務器上,找代理拉客,然后通過電腦的數據處理功能對玩家進行點殺。”薛仁向記者描述了棋牌類APP的運作模式,“被查了就再換個地方,換個名字,重新架一個服務器”。

  “棋牌類APP賭博是以游戲的形式實施賭博,游戲只是表面的形式,其背后的目的是賭博。”劉德良告訴記者,“游戲是為了娛樂,賭博則是圍繞經濟上的輸贏,其根本屬性是盈利,兩者的目的不一樣。法律會‘脫去游戲的外衣’,辨別其是否具有獲利的目的。無論是以棋牌游戲、社交游戲還是以其他的形式,如果其目的是為了獲得經濟利益,那么便屬于網絡游戲當中的賭博行為。”

  記者按照這名代理人員說的操作流程,順利成為這款棋牌APP的代理。每名代理都擁有一個管理后臺的網頁,可以實時監控下線玩家每一局的游戲情況。通過后臺,代理還能觀看推廣教程、設計推廣宣傳頁、發展并管理下級代理,每日的業績和傭金也會實時顯示。傭金的提現需要綁定手機號、支付寶或銀行卡賬號。

  記者了解到,玩家進入棋牌類APP后,需要添加代理的微信號或QQ號,直接向代理發紅包或轉賬,繞過平臺使用第三方充值,代理再通過后臺將錢充值到玩家的ID。這些錢就成為了玩家的賭資,用于斗地主、炸金花、捕魚達人等游戲。

  代理熱衷于賺大錢,棋牌APP的玩家又在干什么?

  所謂“引流”,就是將棋牌類APP精準推廣給有需求的游戲玩家。

  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條揭秘

  棋牌類APP裂變式推廣

  “代理推廣玩家是穩賺不賠的。想賺錢就推廣,不要自己玩游戲。”這名代理人員向記者反復強調。

  “可以在社交平臺、各種婚戀網站上注冊女性賬號,使用網上的美女頭像,跟男粉絲閑聊,引導他們下載游戲。”這名代理人員透露,“也可以使用色情‘引流’的方式,建幾個微信黃群,要求群成員必須拉5個人進群才能免費看片、免費收到種子,這種方式拉人最快。達到預期人數后,發紅包鼓勵群成員掃描二維碼下載游戲。”

  從線下到線上,賭博的形式紛繁復雜,不同于現實生活中的賭博,網絡游戲賭博往往從一個游戲開始,或以游戲的形式進行,從而規避監管。在劉德良看來,網絡游戲中的賭博行為具有特殊性,執法者很難發現涉賭行為。

  點殺,就是通過后臺操作讓特定的玩家輸錢。

  “盡管前期兩個月收益少,但是只要把團隊做起來,推廣到1000人,團隊里有人玩棋牌娛樂有流水、有傭金,根據倍增學原理,就可以一邊旅游一邊賺錢。”郭雄向記者介紹了他的推廣心得,“做推廣,定位和規劃很重要,這些都是可以通過微信群學習培養的,向群里月收入20至50萬元的老師學習。”

  根據這款棋牌APP無限代理傭金制度表,最低會員級的代理每萬元業績返傭金70元,最高超級總監級的代理每萬元業績返傭金220元。

圖吧推薦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訪談網"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網編輯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個人點評、觀點、配圖等內容,版權均屬于深港在線,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③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您聯系我們之后24小時內予以刪除,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櫥窗廣告
贊助商
熱圖推薦
實用信息
頻道圖片
手游热血江湖能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