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訪談網 中國經濟報刊協會
滾動新聞
0

丹心一片助抗疫,鐵畫銀鉤寫人生 — —記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周用金

發布時間:2020-03-01 18:02:13 來源:中國訪談網 責任編輯:張國軍 閱讀量: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周用金接到一個讓他震驚的電話:“你是周廳長嗎?我是遼寧艦.........”。

開始他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而當對方反復確定并說明意思后,他既驚詫又驚喜。

       2020年的初春,注定是不平凡的,更是讓世人為之而銘記于心的。
從武漢、從湖北,到湘楚大地;從長江到黃河;從長城內外到祖國的五湖四海、四面八方,全國上下同心同德,萬眾一心共同抗擊新冠肺炎病毒。作為藝術家,用書法創作為抗疫鼓與呼,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
        中國書法藝術界大家周用金先生就是眾多藝術家中的一位,他用手中的筆來抒發為抗疫前線的英雄們謳歌,用心血創作書寫新時代英雄的贊歌!



  周用金,字懷右,另字二可,號湖湘墨客,1956年出生于湖南省安鄉縣。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藝術研究院書法研究員,中華文化促進會理事,《中國書法年鑒》執行副主編,中華詩詞學會常務理事,中南大學、湖南師范大學兼職教授、景天藝術顧問、景天名家書畫院藝術家。先后擔任石門縣縣長、縣委書記,常德市委宣傳部長、市委副書記,湖南省文化廳廳長、新聞出版局局長,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出版有《周用金書法集》《中學生行草字典》《常用字行草帖》《周用金行草字匯》,參與編寫“中國書法文化教育叢書”,并在其分冊《五體書法字典》中書寫行、草兩種書體。

  回首往事,無不令人感概。人生有許多的事可以忘懷,但也有幾多想忘也無法忘卻的記憶!
         記得那是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周用金接到一個讓他震驚的電話:“你是周廳長嗎?我是遼寧艦.........”。

  開始他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而當對方反復確定并說明意思后,他既驚詫又驚喜。

1546827139_544330959.jpg

  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邀請周用金登艦參觀,現場創作書法作品

  那時,遼寧艦停在三亞軍港。遼寧艦首長隨同南海艦隊首長在基地踏勘時,看見掛在基地休閑區“聚郎亭”上的對聯,書法飄逸、蒼勁有力。南海艦隊首長介紹說,習主席視察南海艦隊時,在“聚郎亭”前駐足良久,用專注的目光欣賞了這副用行書寫就的楹聯:

“于默默無聞處做驚天動地事, 承泱泱大國夢為忠心赤膽人”

  習主席欣賞了的書法,遼寧艦首長自然也十分喜愛,當他們得知這副對聯的書法出自周用金筆下后,決定邀請周用金到遼寧艦上參觀,留下墨寶。周用金為祖國海軍建設的發展強大驕傲自豪。

  在航母作戰指揮室內,早就備好了寫字臺板和文房四寶。面對遼寧艦的威武雄風,海軍官兵的颯爽英姿,他滿懷激情也深表敬意地揮毫寫下“龍騰四海,鷹擊長空”等十多幅書法作品,給遼寧艦官兵高昂的士氣上又添了一把干柴。

  這份溫暖何止那個冬天,絕對是他終身享受的。而當他回味這份幸福與價值時,他在心里暗暗說,書法,我這一生為了你給我惹了多少麻煩呀。

1546827151_1044335343.jpg

  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邀請周用金登艦參觀,現場創作書法作品

(一)牢記恩師情

  藍天白云下,虎渡河邊的沙灘,平坦、細膩。一個少年手執葦桿,搖動手腕,盡情揮灑,一筆一畫,一行一行,留下點與線的相連,意與情的迸發。江水輕拍,淺唱低吟,風搖葦葉,沙沙作響,大自然的樂隊為少年伴奏,不僅減少了一份孤獨和寂寞,還讓少年享受著沙灘的寧靜和遼闊,享受著沙灘與點線托起他進入夢幻般美妙的世界。雖然這些點與線的組合是稚嫩的,但洋溢著巨大的張力,亦如少年稚嫩而又剛健的骨骼,也正是這種稚嫩與剛健,日后發育成了英俊瀟灑,風流倜儻。

  這個少年就是周用金,他把沙灘作紙,葦桿作筆,同時融入摯愛和追求,恣意抒發。

  在談及周用金為何與書法結緣時,他說:“應該感謝我的恩師陳耀國。”

  陳耀國是安鄉三中的語文老師,在那個學生動不動就要給老師戴高帽子貼大字報的年代,陳老師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諱,把學生寫毛筆字作為一門功課,真可謂有膽有識。陳老師書法功力深厚,每天第一堂課之前,他都在黑板上示范,讓學生們在課堂上練習毛筆字。放學后把學生關在教室里練習,誰不完成習字作業誰就不能離開教室。陳老師并沒想讓他的學生都當書法家,只是認為書法應該是學習漢語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還可讓學生在習字中陶冶情操,他也沒有考慮學生會不會批斗他。雖然也有學生對他的嚴格不滿,但老師的良苦用心和學生們濃厚的習字氣氛終究沒讓陳老師挨過大字報。

  如果說安鄉三中是一個池塘,教室就是一個河蚌,那么,陳老師就是一個稱職的育蚌人,周用金則是河蚌中成長的一顆閃閃發光的大珍珠。

  作為愛徒,陳老師自然還要給周用金開小灶加特餐,除了指導周用金把報紙上的大字題頭剪下來貼成一本字帖以供臨摹、示范筆法的提按轉折要領,講述歷代書法大家的趣聞軼事外,陳老師還讓他寫學校墻報,偶爾有鎮上哪家單位求陳老師寫個什么,陳老師就讓周用金去完成,這不僅讓周用金多了一個習字的機會,還能享用一個簡單的招待餐,在那個營養匱乏的歲月,這對一個中學生來說,也算得上一種特殊的優待。

  可以說周用金在當今社會算得上尊師的標桿。他不論自己官大官小,總把恩師放在心上。不要說陳老師生前他如何給予關心,即便在陳老師仙逝后,他還給老師立墓碑,掃墓祭年。他寫的第一本書法工具書《周用金行草字匯》的時候,已經身為湖南省文化廳廳長。他拿著一本800多頁的《周用金行草字匯》,跪在陳老師墓前,一頁一頁撕下、點燃、焚燒,深情地說:“陳老師,您的學生給您交作業來了!”這句調侃的話,原本應讓人發笑,卻讓在場的人感動得淚奔。

1546827159_605381423.jpg

  周用金編寫的部分書法辭典

  江水連天碧,大地任馳聘。有什么地方還能比這里讓人無拘無束,放縱率性呢?今日乾坤作紙,何愁明日紙上乾坤。

(二)寶劍鋒從磨礪出

  周用金念高中期間,每逢暑假都要去鴨棚“勤工儉學”。接過父輩牧鴨的竹篙,徜徉在廣闊的田野。

  然而在周用金的心里,牧鴨也是書法,也是藝術。

  當他一聲吆喝,上千只鴨子昂起腦殼,和著他的聲音嘎嘎叫喚時,他眼前浮現的是一幅點橫撇捺組成的氣勢磅礴的畫面。

  當他揚起光亮的竹篙,帶著風聲,撥動白云,驅動鴨群,似乎揮動的是如椽大筆,特別是一鏟泥巴,隨著篙子在空中的搖曳,準確地落在鴨群旁,嚇得鴨群改變前行方向,那一坨泥巴就成了衛夫人的“高峰墜石”。

  當他用竹篙自如地或撐或劃,駕馭著形似一片樹葉在波峰浪谷中飄飛的鴨筏子,看護著鴨群時,聽著師傅們唱著“一根竹篙十八節,腳上穿的百折靴,圍子一卷棚一拆,不知搬到哪一國”的豪邁而又樂觀的山歌時,他真正領略了行云流水,放縱江湖的韻味。

  禍來了,當他陶醉在鐵畫銀鉤中時,鴨們抓住時機搞偷襲,跑到公社的稻田里吃谷去了。有社員喊他,他才知曉,問題是,人家已抓走了幾只貪食的鴨子。

  周用金說,雖然牧鴨只是一段短暫時日,但那種天高地闊、信馬由韁的生活,讓他一生情靈搖蕩,終身享受,激發了他對大自然的熱愛,打下了厚重的生活根基,其情其景對他的書法藝術在潛移默化中出神入境至臻至情。

  竹篙放下了,他在畜牧場子弟學校拿起了教鞭,他又成了那個講臺上的他。而且,也像他一樣堅持練字。那時,他還沒有聽說宣紙這個詞兒,更不用說使用這個中華民族獨有的物品了。當然即使知道他也買不起,二十多元的月工資呀!他用廢舊報紙練字,在學校的水泥乒乓球臺上練字,還有自己做的沙盤,邊畫邊找著一種感覺。他還會站在操坪,仰望校舍后面黃山飛流直下的溪水,山嵐飄渺中時隱時現的山峰,想象筆下流動的灑脫,和隱藏在偏旁部首中的意蘊。

1546827355_19836024.jpg

  周用金在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書法進萬家”活動中創作書法作品

  河洲、鴨群、波濤、山嵐……古人習書“取天地法象之端,人物器皿之狀,鳥獸草木之紋,日月星辰之章,煙云雨露之態而為之”的總結,讓他在不經意間融入了骨髓。

  一九七八年的春天,周用金又變了。由一個鄉下教師變成了大學生。但他也未變,書法依然伴隨著他,他成了學校書寫宣傳櫥窗和標語的“校筆”,他也樂此不疲,把這當成練習書法的機會。他是學校的活躍分子。活動多,有時忙不過來,他便要同學們先把標語紙在墻上貼好,抽空再去墻上完成。有時,他累得躺在床上了,還要堅持著爬起來去寫標語。有同學是關心也是批評地說,誰叫你書法這么好呢?你這累是自討的。大學畢業三十年后校友聚會,還有人認出他,“看,那個寫標語的來了”。

  年輕時的周用金,對自己生活的夢想其實很簡單,跳出農門,找個“鐵飯碗”就行。然而,命運給予他的常常讓他措手不及,不到三十歲就當上了七品芝麻官。官雖然是芝麻,擔子確實千斤重。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繁忙的政務,他還能玩書法嗎?說不能玩就不能玩,說能玩也能玩。他選了后者。書法給了他快樂,但也給他的仕途添了不少麻煩。盡管他每一個領導崗位都政績斐然,領導對他的工作評價很高,但是在同時期的縣委書記、市委常委中,提拔卻是最遲的。每次組織部門考察他時,總時有人拿書法說事:“他哪有心思干工作,都搞他的書法去了”。但他不僅未因此放棄書法,而且熱愛的溫度半分未減。他認為自己因此而冷對書法,那是對書法的褻瀆。況且這些言語的根本問題不在書法,而是那些說這話的人要么出于偏見,要么是嫉妒。不說歐陽修、蘇軾,就說共和國毛主席、周總理不都是書法大家,誰能說比他們肩上的擔子還重,事務還忙?他還用毛筆起草公文,簽閱公文。做官先做人。柳公權說:“心正才能筆正”,這個“筆”字涵蓋海闊天空。他不是為書法而書法,他是在書法中陶冶性情,磨礪意志,感悟人生,凈化心靈。他喜歡二王的字,每摹《蘭亭序》,他不僅摹其形,更悟其神。他常常隨著王羲之作品中的飄逸瀟灑,俊朗猷勁,進入春風化雨,春花燦爛的境界。他的書法秀外慧中、外柔內剛,這也正是他人品的表里,軀體的灑脫。書法有章法,做官有規矩。也許正是書法中的悟道,讓他把官做得更好,修路、扶貧、國企改制、撤區并鄉、集中辦學、挖掘歷史文化,真正為老百姓做了幾件好事。盡管實際工作中困難重重,但他認準了的事,絕不打退堂鼓,而且必須干好。

1546827365_254895192.jpg

  陪同原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鐵映切磋書法

  應該說他把工作和書法結合得魚水交融,直到當了市委副書記,有好心的朋友提醒他,你在簽閱文件時把字簽得那么漂亮,你的同僚,特別是比你職位高的人看了是何想法?他這才恍然大悟,隨即改為用自來水筆批閱文件。不過,他稍有閑暇,還是拿起小小羊毫,伴一硯墨汁,在宣紙上進入另一個天地,他用筆硯去驅除疲勞,改變思維,其中樂趣與收獲,當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當我和他談及書法怕是真擋了他的官道時,他笑著說:“也未見得,我擔任文化廳長之前,與時任省委書記張春賢第一次見面,沒等我自我介紹完,他就說“我知道,大書法家!不然怎么選你當文化廳長。”他調侃道:“這也是書法惹的“禍”哩。

  像這樣的“禍”當然并不至此。

  2010年12月,周用金帶著湖南省人民政府邀請中國文聯聯合主辦“中國百詩百聯大賽”的公函,專程赴京向中國文聯黨組書記胡振民匯報,沒有“見面禮”,只帶了一本《周用金行草字匯》和由他做執行主編的《中國書法年鑒》。胡書記反復翻閱《周用金行草字匯》后,滿面狐疑地問道:“這里面的字都是你寫的嗎?”

  “是的”。

  “你在我們中國書協擔任什么職務?”

  “普通會員”

  “難道理事都不是嗎?”

  “不是”

  胡振民可能在想,一個中國書協的普通會員,竟然能寫出一本自己的書法字典,而且還能自籌經費為中國書協編纂出版《中國書法年鑒》,一定能成功舉辦“中國百詩百聯大賽”。當即批復給負責日常工作的中國文聯副書記覃志剛。

  周用金按照這個套路去見覃志剛,他可是一位書畫兼通的文藝人,一看到這本《行草字匯》就被吸引住了,幾分鐘沒有吱聲,他回過神來,指著書上的字問:

  “這書上的字全是你寫的”?

  “是”。

  “那你在我們中國書協擔任什么職務?”

  “普通會員”。

  “難道理事都不是?”

  “不是”。隨即,覃書記非常爽快的批示“同意聯合主辦”。

  周用金回長沙一個月之后,接到湖南省書協送來的擬任中國書協理事個人信息表。之后參加了中國書協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并順利當選為中國書協理事。

  周用金調侃道,誰說天上不能掉餡餅,我這個中書協理事不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三)是廳官也是學者

  周用金的書法功底之深厚,得到了書法界和全社會的認可。但是,他自己總覺得任重道遠。他的志向是走向中國書法的神圣殿堂。

  他家的書架上,陳列著數百部書法著述。而且都不是擺設。他隨手抽出幾部,和我聊書中的觀點、字體。他說書法作為中華文化獨有的藝術,一定要學習傳統。但是如果只是學習,沒有發展,那就無異于依葫蘆畫瓢。正如黃庭堅所說:“隨人學人成舊人,自成一家始成真。”他還說,顏真卿、柳公權都師從歐陽詢,但都能先入后出,各成一體。所以,周用金始終把傳承與創新作為自己書法藝術的精進之道。

  他在學習先賢神筆仙韻時崇敬先賢,但卻并不迷信先賢。臨帖時,也有所選擇,并非生搬硬套,他認為先賢雖創造藝術高峰,但高峰下也有山丘。正是有了這種客觀實際的認識,他的書法創新才有了動力與睿智。欣賞周用金的書法,你會發現既有二王風骨,又具別樣情致,豪放時盡情揮灑,一泄千里,含蓄時點到為止,惜墨如金,運筆時龍翔鳳舞,云行水流。揮灑時收放自如,人筆一體。

  有人問周用金,你的書法為什么能自成一體,雅俗共賞?他回答人家說:“我用自己傳統的書法審美標準,在古今書法家的字海中去選字,習字,就自然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一次和周用金深聊之后,他送給我剛出版的兩本書法著作:《中國古今書法家》《中國書法經典遺存》。透過這兩本書法專著,可見他讀了多少書,臨過多少帖。難怪時任中國書協主席的張海在他書寫的《周用金行草字匯》的序言中稱道他為“集古今之大成者也”!

1546827638_1714474797.jpg

  中國藝術研究院聘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張海先生為中國書法院顧問,周用金為中國書法院研究員

  他既喜歡獨處,又喜歡群聚,但無論何種形式,都有他自己的個性選擇。他不唱歌,不跳舞,卻喜歡逛書市,聽講座。在中央黨校學習時,星期天同學們總要三五成群去天南海北考察、交友聚會,他卻一個人不是參觀書法展覽,就是與書法界人士切磋。一個星期天,一好友帶著美女拉他去喝酒跳舞,他反復婉言謝絕。朋友問他,星期天閑著干什么?他說,他不會閑著的。朋友知道去干什么,說,你經常看那些白紙黑字看不厭呀?他說,我不僅看不厭,而且越看越有味。朋友和那美女覺得好沒面子,生氣地走了。周用金知道得罪人了,只好連連賠禮,對不起。在別人看來,這似乎有些不近情理,簡直不食人間煙火呀。而他就是這樣醉在其中,樂在其中。

1546827666_1880207795.jpg

  當代書法泰斗沈鵬向弟子面授機宜

  也正是在京城的書法活動中,他結識了中國書法家協會原主席沈鵬,有幸成為沈鵬的弟子,在書法上得到沈鵬親授面諭,神傳心怡。

(四)筆不認金

  本地人都知道,周用金在二十歲出頭的時候,寫的字就開始具有市場價值。一九七七年考上大學后,每年春節前夕,他都在黃山頭鎮上擺設書案,現場書寫春聯,求購者排成長龍。兩毛錢一幅的春聯,大半天時間囊中能收獲二三十元,相當于當時公務人員一個月的工資。

  周用金為常德“壹德壹”粉館題寫招牌,堪稱一則趣事。

  “壹德壹”粉館以經營常德牛肉粉特色地道而生意興隆,食客如潮,開了連鎖店。

  那時,周用金在常德市任市委副書記,書法也有一定影響。店老板托過好幾位有一定影響力的朋友求周用金給“壹德壹”題寫招牌。周用金一一拒絕,有朋友甚至說,人家老板會打大紅包的。

  周用金說:“我的筆,認人品不認金錢,給錢再多也不題。”

  這些人覺得周用金不給面子,對周用金不滿:你擺什么架子,不就會寫幾個字。

1546827819_1958086715.jpg

  周用金題寫常德“壹德壹”粉館

  周用金說:“他`壹德壹'為什么不請別人寫?還不看我是市委副書記,身為當地領導,不可以隨便寫招牌,你再有意見也不行。"得罪人了啊。

  不久,周用金陪妻子在常德市人民醫院住院,在走廊里碰上了一個人向他打招呼:“周書記您好,我是“壹德壹”的老板,就是那個托了好多領導求您給我寫招牌的李發明”。

  “你在這兒干什么?”

  “前天我騎單車撞了一個人,我送他到這里治療,我在陪護他。”

  “傷得很重嗎?”

  “不重,只擦破一點皮。”

  周用金被這老板的為人感動了,覺得他是一個有品格的商人。

  這一次,他不僅主動答應給他題寫“壹德壹”三字。而且不收潤筆費。

  老板非常感動,非要給他紅包。他說:“這是對你為人的獎賞,不收錢。"

  老板無奈,只好說:“那我就保證您在我的店里吃粉終生不收錢。”周用金笑著答應了。

  那老板對周用金說:“周書記放心,我不會給你寫的“壹德壹”招牌丟臉的。”?

  每當人們像潮水一樣涌進“壹德壹”品嘗美味時,首先品嘗的就是那塊招牌上閃亮的書法藝術。

  有一個房地產老板,求周用金給他開發的項目寫四個字的樓盤名稱,開價兩萬元潤筆費,他遲遲不寫。后來答應給四萬元,還是沒寫。周用金知道這老板名聲不佳,一直借故推脫。后來老板看出是周在故意推托才罷休。

  平日,有書畫家、文人來長沙拜訪周用金,請求他寫個書齋名或題寫著作的書名。

  他總是拒絕收取“潤筆”,而且寫好寄去,不僅不收費,還要自掏郵費。

  榮寶齋曾給周用金的書法估價:每平尺一萬元。也許,有些人會為此高興,而周用金卻不接受,他的態度讓榮寶齋很不解。時下,有多少人為抬高自己書畫作品的價格而不擇手段。曾有一書法家參加拍賣會,要畫廊老板把他的作品拍到六千元一平尺,只要買下這幅字,他私下送他十幅,類似此種卑劣行徑舉不勝舉。

  榮寶齋的專家認為,論專業成就,周用金是中國書法史上第一個健在的時候,就出版個人書法字典的書法家;論社會地位,他相當于歷史上的太守和知府,相當于晉代的王羲之,相當于清代的何紹基。他的作品極具收藏價值,就是值這個價位。而周用金的價值觀與之迥異,他認為書法藝術要服務于社會,服務于人民。如果價格過高,讓工薪階層的人都買不起,就是脫離社會,脫離群眾。他的作品價格必須接地氣,必須讓一般百姓買得起。

  榮寶齋的專家認為,他的作品具有極大的升值空間。而周用金認為,收藏家購買書法藝術品,不是為了即買即賣,而是作為傳家之寶沉淀多年后讓子孫賺錢。一席話,讓榮寶齋的人非常感動。但坐在旁邊一位搞書法的人不滿,他沖周用金說:"你這不是故意拆人家的臺嗎?你的字都標這么低的價,我們的字咋辦?"

  周用金說:"我只管我的,你們的事我管不了。"

1546827834_88879774.jpg

  早些年,社會上流行雅賄。作為官居正廳級又是全國書協理事的周用金,也說得上是正逢其時,而周用金卻沒有利用這個方便斂財聚金。在常德市委任職十年,不斷有人求他墨寶,一定要給予酬謝,又實在難以推托,周用金把這些錢存在一個戶頭,報告市委。后來他把這些筆潤積累共計三十二萬元,全部捐獻給他的家鄉新建了一所養老院。一是算作回報那片土地的養育之恩,二是讓那里的孤寡老人有個溫暖的住處,讓那些老人感受到當今社會如春風般的和煦和春雨般的滋潤。

1546827843_223400295.jpg

  “周用金出了這么多書法工具書,讓人難免生疑,他一定利用了職務之便出書銷書。非也。

  2014年10月。時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的魏委在郴州考察“農家書屋”工作。收集幾位讀者的意見后,現場和周用金通電話: “讀者需要你寫的《周用金行草字匯》 ,希望今后納入“農家書屋” 配書”。

  周用金的回答是:“感謝讀者厚愛!因為我是省新聞出版局局長,所以不能配。”

  確實曾經有人出主意,讓他利用工作之便售書,他斷然拒絕,而且,他從不利用自己的職位之便出過一本書,全部按有關規定嚴格操作。”

(五)書法播友誼

  美國,華盛頓,國會山禮堂,燈光通明。美國參議院代議長史迪文斯一身正裝,畢恭畢敬地站立在燈光下,雙目露出崇敬與幸福的光芒。他用雙手從周用金手上接過一份在他看來十分珍貴的禮物——周用金的書法作品。雖然他并不認識那宣紙上的字“得人心者得天下”,但當翻譯把這幾個字的意思講給他聽時,他連連點頭,表示認可,或許他還領會了作者包含在字里行間的另外一層意思。他把書作展開,讓在場的人們共同分享中國藝術,分享他的那一份殊榮。那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幅書作上。國會山大廳耀眼的已不是明亮的燈光,不是先前擺設的藝術品,而是這幅書法作品。這個高傲的家伙此刻在儒雅的東方漢子面前顯得十分謙卑,不斷向周用金表示感謝。

  一個美國參議院的最高長官,為什么會接受一個中國書法家的書法作品?

  2004年,周用金作為湖南省赴美國公共管理培訓班的領隊,在巴爾的摩大學學習。曾在聯合國工作的王英來看望他,他送王英一幅書法作品及周用金藝術折頁。一次聚會,王英與華盛頓市長威廉姆斯坐在一起,這位黑人市長看著王英手上的《周用金書法作品集》,兩眼發亮,一付羨慕嫉妒的樣子,他也喜歡上了書法這種中國獨有的藝術。他托王英向周用金求獲墨寶。周用金覺得這是傳播中華文化的好機會,不僅寫了字,而且還在華盛頓請人裝裱好。當威廉姆斯接過周用金送他“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書作時,高興得不斷聳動雙肩呼喊著“great!”。

1546827967_488998095.jpg

  2004年美國首都華盛頓市市長安東尼·威廉姆斯收藏周用金書法作品

  羅杰是美國少數族裔企業家會長,他與史迪文斯聚會時,拿出一本《周用金書法作品集》一半分享一半炫耀。史迪文斯拿過羅杰手上的書反復欣賞,舉起大拇指好奇地說:“中國書法!”當史迪文斯得知周用金仍在華盛頓時,他向羅杰表示想得到周用金的作品。赴美之前,常德市市委書記、市長要周用金在美國組織一次招商會。周用金抓住時機,不僅向美國最高層人士傳播中華文化,而且向史迪文斯提出了幾點要求:一是他要借國會山莊會議廳舉辦招商會的答謝酒會;二是議長先生要出席招商會;三是作品要在招商會結束時贈送。周用金的這些要求史迪文斯幾乎是毫無思考的全都表示OK。

1546827978_989773554.jpg

  2004年美國國會參議院議長特德·史蒂文斯在國會山莊受贈周用金書法作品

  周用金好高興。然而,周用金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惹禍了。當他到中國駐美使館去借國旗時,受到使館的嚴肅批評:”我們平時都難請動議長,這么大的事,你咋不事先報告使館?”周用金只好方面檢討:”地方小吏,不懂外交規矩。

  常德市政府在美國的這次招商會隆重熱烈,非常成功。美國政界、商界、學界一共幾百人參加。招商會結束時,也就有了這一段文字開頭的一幕。

  后來有人調侃他,你把東半球湘江的水灑到了西半球的國會山。

(六)誓以心血傳薪火

  周用金把自己的后半生,期許給了中國書法的傳承事業。

  突然有一天,他的腰部疼得讓他直冒冷汗,不能站立。他去醫院檢查,診斷為椎間盤突出。醫生說這是長期伏案工作所致,要他多休息。這可急壞了他,但他并沒向病魔屈服,他積極服藥,腰部還打了一個箍,依然堅持書法創作和《中國書法大詞典》的編撰工作。

  而他為書法藝術的傳承撒播的春風化雨更是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這事兒還要從他與沈鵬先生的一次交談說起。那時他在常德市委副書記任上,閑暇練字,他把每一個字的好幾種行草從古人字帖里挑選后臨寫,當他把這些習作送給沈鵬先生指導時,沈鵬先生非常感動,并說看見過習字認真的人,但沒看見你這認真的。你最好把這字編成書法字典,這將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

  是的,書法,作為中華傳統文化,應該發揚光大,可而今不少人幾乎連漢字都不會寫了。他應該站出來,挑起一副擔子。

  沈鵬先生的夸贊和鼓勵,指點與希望,還有他自己的責任與擔當,讓周用金在胸懷里揚起一張風帆。

  他就任省文化廳副廳長,后任廳長。盡管政務繁忙,但仍把沈鵬的囑托記在心中,創作不綴。

  他在湖南大學講座時,曾要一個學生在一本《中國書法大字典》中查找湖南大學的“學”字,幾個學生十分鐘都沒能找到。因為以前出版的書法字典都是按《康熙字典》的規則排序的,查閱極不方便。他決心創作編撰一本實用、簡便而又全部是他自己寫出來的行草書法字典。他按《新華字典》音序列出四千個常用漢字,每字書寫五種不同風格的行草字,這五個字要從歷代碑帖中精選,然后臨摹創作。每次握起三寸寸羊毫,他的眼前就似乎出現先賢們充滿希望的目光注視著他,他就感到了小小筆桿掂不起的重量,心中升起一種敬畏,進入頂禮膜拜的狀態。每字至少臨摹創作至少二十個,再從中精選五個。有時他把字掛在墻上自己反復端詳,有時還請家人朋友點評,直到滿意為止。

  三年時間,八萬個字呀!結稿之前他把在常德時寫的那些字全部報廢,一律重寫。那時,他每天凌晨五點起床,寫到八點去上班。下班后隨即進入創作狀態。有時,他寫到忘形,自己看著手表上的指針指著一點,竟不知是下午一點還是凌晨一點?是否吃過晚飯?后來他買了幾箱方便面放在那里,餓了就勉強充饑。

  這部浸透了作者心血的大十六開本,八厘米厚的《周用金行草字匯》,由中國書畫界最高出版機構榮寶齋出版了,而且再版了三次,社會上評價很高,很受歡迎。這可是幾千年來第一個活著的人由自己親手書寫的第一部書法字典呀。有一個場面很能說明這部書法字典的價值。有道是“人字俱老”。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王岳川教授第一次看到《周用金行草字匯》的字,以為作者是一位民國遺老。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會議室,各省出版局長匯報工作,每人七分鐘。湖南省出版局長周用金剛開了個頭,主持會議的總署黨組書記、副署長蔣建國就插話:“用金同志請停一下”。

  周用金調侃道:“停一下可以,但不能算我的七分鐘時間。”

  蔣建國說:“前不久我們采購了很多學習書法的書籍送給長春同志,長春同志昨天給我電話,說這些書他都看過了,最喜歡的一本書就是《周用金行草字匯》,家寶總理也很喜歡,我送給他了,請你們再弄幾本給我”。

  蔣建國頓了一下,指著周用金說:“他就是這本書法字典的作者。”

  大廳里不僅留下熱烈的掌聲,也給書法界留下永不褪色的佳話,永不過時的新聞,而且具有永不消失的沖擊波。這本書的定價是一百五十八元,現在有人在網上竟炒作到了三百多元。

  著名相聲演員姜昆和周用金有著三十多年的書法交情。他來長沙,周用

  金送他一本《周用金行草字匯》,他如獲至寶,但一回到北京就被趙忠祥拿走了。演藝界、影視界、傳媒界的朋友知道姜昆有這么一本好用的書,就找他要,三年時間姜昆在北京各書店先后買了一百五十多本贈送朋友。

  去年,周用金覺得自己現在寫的字比起十年前有了新的進步,既然大家如此喜歡,就應該把最好的字奉獻給讀者。于是,周用金又重新書寫了《周用金行草字匯》中百分之七十的字,編撰出版了《常用行草字帖》,為不少學校選為教學用本。

  腳步不停,挑擔不歇,周用金在傳承書法文化的道路上就是這樣一個苦行僧。他在眾人的夸贊中繼續思考,他立志編寫一本更加簡單易學而又書法知識全面的書法詞典,供后人學習。

1546828198_1752322927.jpg

  周用金編寫出版的部分書法專著

  這本書定名為《中國書法大詞典》,比起《周用金行草字匯》來,部頭更大,難度也更大。而且更加復雜,其知識面涵蓋歷代書法大家、歷代書法經典、歷代書論、專業術語、文房四寶及書法的鑒賞與收藏等內容。為了擁有充足的時間編寫這部工具書,在他剛滿五十八歲的時候,就給省委書記、省長寫信,主動請求提前退出新聞出版局局長實職,轉任省政府參事。計劃用七年至八年的時間編著一部向全世界發行的,中英文對照的《中國書法大詞典》。

  這項浩大的書法工程向他挑戰。為了保證辭書的經典性和權威性,每寫一百字,他要閱讀上萬字的資料。一部五十萬字的工具書,他要閱讀五千萬字的素材資料。而且自己親自動手在電腦中進行文字編輯和圖片處理。更為惱火的是要挑戰他的脊椎病。 腰部的巨痛讓他不能長時間的站立或端坐,他有時趴在床上工作,有時坐久了又用倒立器拉伸軀體再工作。他就這樣精心地把從書法的漫山遍野采擷來的花朵,別具匠心地編成一個花環,奉獻給后來人。為建設中國書法事業添磚加瓦。我看到了他已經出版的第一篇章《中國古今書法家》一千多人的生平、圖像、理論、作品等。五六年以之后,一部中英文對照版的《中國書法大詞典》一定會和廣大讀者見面。

  這些耗費了周用金多少心血的辭書,在傳承書法文化的道路上,今日像春風吹遍大江南北,像流淌的春水滋養著千萬畝心田,明日定會綠色滿大地,碩果香五洲。著書立說的艱辛和孤寂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但她凃給周用金人生的是金色,是永遠磨擦不去的放射異彩的金色,是永遠向上的朝氣蓬勃的活力。

1546828216_1794943424.jpg

  歐陽中石先生為《周用金行草字匯》審稿

周用金作品欣賞 

 

1546829049_1239356506.jpg

  景色獨好 天道酬藝

1546829058_1414557998.jpg

  《離騷》選句

1546829068_45224012.jpg

  《周用金千字帖》內頁

1546829116_406258017.jpg

  東方欲曉詞橫幅

1546829081_377819979.jpg

1546830573_1989868662.jpg

中國訪談網編輯部總編輯張國軍 責任編輯長江 華光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訪談網”的所有作品,均為Fangtan.org.cn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訪談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中國訪談網 中國經濟報刊協會

About us 關于我們 權利聲明 商務合作 廣告服務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Fangtan.org.cn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Copyright 中國訪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許可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237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 手游热血江湖能赚钱么 河北20选五好运三 炒股加杠杆app下载 辉煌棋牌7606ios 类似pc蛋蛋的游戏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 四人麻将赢钱 天下足球网 吉林麻将吉祥棋牌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免费计划网址 四肖八码精选资料首页 海王捕鱼2下载安装 捕鱼欢乐炸至尊版 熊猫互娱平台官方下载 19051937期河北11选5 网上棋牌官网下载 114百家乐